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生活

视频5名闷死儿童生前合照曝光图

2018-10-31 13:48:23

视频:5名闷死儿童生前合照曝光(图)

11月16日 闷死 的5名少年。

从干沟苗寨(即擦枪岩村团结组)通往村委会的路有两条:一条是步行需要一小时的土公路,一条是必须翻越乱石、密林的山路。山路路程短,却险峻难行。

从擦枪岩村通往海子街镇的盘山公路,则是九曲十八弯,车行还需三小时。而从海子街镇到毕节市区的路,也有13公里。

这条曲折的路,5个10岁上下的孩子走过多回。2012年11月5日(一说是10月底),他们相伴着走出山寨,从此再没回来。十多天后,一个寒冷的雨夜,他们并排躺进毕节市七星关区流仓桥办事处楼下空置的垃圾箱内,终结了流浪的童年。

恸哭

养不教,父之过 ,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陶进才完全不像只有小学一年级文化的老农。

12月20日的下午,浓雾笼罩的山野,能见度不足五十米。陶进才只身一人在半山腰犁地,面对一批接一批地翻山越岭来寻访的,这位56岁的汉子终于失声痛哭。两天前,噩耗传回苗寨,陶进才白天进山犁地,晚上割草喂猪,直至失眠的深夜,才起身独自到牛棚里寻找5个侄儿的身影。

陶家五兄弟中,陶进才排行。遇难的侄儿中,13岁的陶中林是老二陶进友的儿子;12岁的陶中金(陶中井)和11岁的陶中红是老四陶学元的孩子,12岁的陶冲、9岁的陶波的父亲是老五陶元伍。

作为大伯父,陶进才知道孩子们在家挨打挨骂时,常常躲进牛棚 去年夏天,陶中林离家出走,在海子街镇上流浪一个星期,被老二陶进友追回家 捆绳子 ,遭一顿暴打之后,就睡在了牛棚里。陶进才没有料到,5个孩子会在一夜之间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死在了一起。毕节官方的通报称,他们死于 意外 ,是在垃圾箱内生火致中毒死亡。

离家

背靠深山,人多地少,使擦枪岩成为海子街镇贫困的乡村,而苗寨则是全镇穷的村组。村干部说,人均年收入不足1500元,年轻人基本都选择了外出打工。

为了省下一点车费,陶家两兄弟学元、元伍2012年春节前就南下深圳 找钱 ,陶学元还带上了老婆和几个年长的孩子。留在家的陶中井、陶中红和陶冲、陶波,很快陷入困境。和盐巴。

吃不饱,更不谈上学了。 陶进才说,五个孩子中,三个是 黑户 ,念了几天书,就被老师撵回家了。辍学的孩子们经常结伴去苞谷地里掰玉米、抠土豆,邻影响白癜风治疗果居们找上门,陶进才也无奈, 二三十个孩子,我自己还有七个孙子,实在管不过来。

远在外地 拾荒 的父母也极少过问孩子的事,陶元伍干脆从不打。失去管教的孩子,像断线的风筝,循着父母的脚步,开始四处流浪。2011年年底,陶冲和几个孩子就出现在毕节市区的各个角落。

直至今年11月5日(一说10月底),在家务农的老二陶进友喊儿子陶中林去地里割猪草,陶中林提起裤子,一溜烟跑了。不一会儿,邻居就看见5个孩子沿着那条险峻的山路翻出山寨,走向了人生的驿站。

流浪

郝行(化名)是陶家孩子流浪生涯的初见证者之一,或许,也是他们留在人世间温暖的回忆。如果上天能给他们的相遇相交再长一点时间,悲剧很可能逆转。

2011年12月27日深夜,毕节市区双井寺车广州脑瘫儿童康复站附近,匆忙回家的郝行,看到两个蓬头垢面的孩子围在一家餐馆门外的火炉边烤火,其中一个身着一件单衣, 拉链烂了,露着胸口。 严冬的季节,夜不归宿的孩子瞬间勾起了他十几年前的回忆 1998年前后,15岁的郝行为了学武,毅然离开了贫寒的老家,在河南少林寺外流浪多月,终获善人相助,渐渐走向了自强的人生。

郝行走过去,问了一患牛皮癣食疗吃啥句 冷吗?

孩子回答:不冷,有点饿。

郝行把他们带进一家面馆,给了一人一大碗热面。交谈中,孩子自称一岁宝宝癫痫症状是毕节市大方县人,父母离婚,父亲出去打工,和爷爷奶奶在一起,整天放牛,没吃的没用的,父母也不给钱。

15岁起离家流浪、备尝人世艰辛的郝行,在28日的凌晨1点,送两个孩子 回家 。那是毕节南关桥附近的街道上一处与变压器箱相连的封闭 小屋 ,不足两平方米,一床破旧的被褥下曾挤过6个流浪小孩。其中之一,正是陶元伍的儿子陶

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

注塑机厂家
垃圾桶厂家
直缝钢管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