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体育

爱情守门员

2018-10-30 11:47:38

爱情守门员

她在城南区每天朝九晚五地生活着,喜欢安静而不善交际。在别人看来,她更像一枝恬静妖娆的玫瑰,美丽中透着一种可望不可及的冷艳。其实,她心底清澈,青春渐远,走在 奔三 的路上,看着别人花前月下卿卿我我,她的日子中有点点滴滴的不安在悄悄蔓延,萦绕不断的 还有母亲时时的叮嘱。 没有单身情结,不求门当户对,更没有要求对方是有学历有长相有车有房的 四有新人 ,但这样的姿态和心态依然失意,失意的是在连续的相亲见面会上,没有遇上一个心仪的男子,来俘获自己亟待交出的心。 他呢,模样还算周正,很朴实,有点腼腆,不会用甜言蜜语哄女孩子开心,也没有风趣幽默逗女孩子一笑。那时的他,是机关的一个小职员,还是城北角落的骨头 光棍一个。 一次偶然的聚会上,有关系不错的同学从中蜻蜓点水似的介绍了一下,于是两个人开始了私下里的接触。 次约会,是2008年的元旦。她清晰地记得,那是寒意正浓的季节,头顶时常有凉风掠过,她会禁不住地打冷战。他送过玫瑰花之后,又特意在专卖店给她买了一条白色的围巾,为她轻轻围上,温柔而小心地在她的胸前打了一个小小的结。厚实的围巾,很快有温暖袭过,与以前那些还没见两面的人张口就来的旦旦誓言相比,他的这个动作虽然简单,却自然亲切,且深入她心。再看他的眼睛,澄澈平静,透露着他的用心、他的谦逊,以及对爱情的渴望。 白天,两个人东奔西跑地轧马路、溜公园、逛超市忘乎所以地玩着,夜幕似乎来得更早了些。他想,自己平时跟女性交往就少,冷不丁地带回一个陌生的女人回家,老妈会觉得意外,而自己也感觉不太合适,怎么办?对了,旅社,只是一夜,还是租一间旅社好! 单位附近有个城中村,房源充足,但是一听说他只租住一夜,很多房东都不愿出租,嫌弃地说还不够麻烦的。无奈之下,他只有马不停蹄地找,一家接着一家,一个人上楼下楼 忙得他满头大汗。 让我和你一块去吧?或者两个人分头去找,至少也比这快些啊?她一边递给他纸巾,一边小心翼翼地问。 跑了一天了,你先在这儿歇会吧!再说,一旦遇到了熟人,人家又不定怎么说呢!前面这几家是新房子,应该有出租的,你再等会儿啊!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洁白的牙齿在灯光照耀下,折射出温暖的颜色。 她白皙的脸庞掠过一丝红晕,不再递纸巾,而是直接给他擦汗,她脸上没有羞涩,只有满心的欢喜和幸福。为喜欢的人体贴地付出,不正是她冥冥之中追求的吗?过往中的男人,不乏为她一掷千金的,但那样的粗糙那样的心态,谁又能为她保证细腻的爱情呢? 和他一起吃过晚饭,呵欠阵阵,她说了一句 路上注意,明天见 之后,就关门睡下了。因为累得踏实,睡得很香,一觉到天亮。打开门,眼前的情景让她惊讶不已 他耷拉着头,蜷缩着靠在墙角那睡着了。 她吃惊说,你怎么一夜没回去?! 他扶着墙站起来,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,苍白的脸上浮现歉意的笑,说,近这儿的治安有点儿乱,房主又在高层住,你一个人住在下面,我不放心! 昨晚的饭前饭后,她没有主动询问或暗示什么,对这里的治安,自然没有任何的警觉,他却恰到好处地把她放到温暖的地方,耐着严寒,坚守了一夜。 她觉得他真是太 傻 了,这样的夜里,在室内盖被子不小心也会感冒,何况是室外一个人靠着冰冷的墙角?快,快进来喝杯热水!她招呼着,心里不安,慌乱的语气中几乎是命令,但此时更乱的是铃声,急促地响个不停。 一看是母亲的号码,她习惯地摁了接听键,也没回避他,心里知道母亲的问题,一句话就应对了一连串的提问:妈,不用担心,我好着呢,真的没事儿!给您说一下,我以后再也不用相亲了! 【我要纠错】 :christine

加油站铝条扣
成都幼师学校
瘦瘦包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