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前8月四川煤矿事故死176人打非治违难在

2018-12-03 15:53:46

前8月四川煤矿事故死176人 打非治违难在何处

基层监管力量不足,全省煤矿数量太多,煤矿整合技改中投入大、难度大,有些煤老板在技改中“偷偷产煤”

9月2日,全省“打非治违”紧急工作会议召开。此前几天,达州大竹发生一起煤矿透水事故,终造成12人死亡。

煤矿非法违法生产有很多形式,当前在我省突出表现为边整合技改、边生产。经初步调查,达州大竹的事故矿井正是边整合技改、边生产而酿成惨剧。

翻开我省煤矿事故统计册,非法违法生产触目惊心:今年1-8月我省共发生5起较大事故和1起重大事故,4起是由于非法违法生产。痛定思痛,省安监局(四川煤监局)在召开紧急会议部署相关工作后,8位局领导带队赶赴全省15个产煤县,督察“打非治违”工作。

9月7日至10日,跟随省安监局副局长刘健来到凉山州盐源县。在4天时间里,先后采访煤矿工人、矿长、业主、驻矿安全员、安监局长等,体验他们的工作状况。

安监局长不好当

“现在是24小时不关机,换电池的时候都担心别人这一分钟找不到我。”盐源县安监局局长白元友说。

从成都到西昌500多公里,从西昌到盐源县100多公里。进入山区道路,基本是30米一个弯,50米一个拐,仅西昌到盐源100多公里路程就跑了3小时。乘坐的“三菱”越野车上,GPS图像显示的路线图,就像赛车游戏里的弯道图。坐了没多久,就被甩得头晕发呕。

开车的是凉山州安监局的钱师傅,他笑道:“不习惯吧?我们这里山路都这样。”他说,曾有几次赶往煤矿事故现场的途中,车子都差点发生事故。“一次晚上去美姑县,开着开着,我发现路没了,赶紧下车,结果发现车头已经冲出了路面,路面下是几百米的悬崖……”

这样的故事,凉山州安监局副局长周晓明还说了很多。

比道路崎岖更难的,是没有道路。盐源县委副书记瓦西亚夫告诉,他们县里还有两个乡不通公路,只能步行。

人员不足也是基层安监部门的心头病。目前,盐源县安监局在编人员12人,负责全县8000多平方公里的安全工作。仅煤矿方面就包括6个在勘矿井和现有的7个矿井,此外还有非煤矿山和交通等多方面的安全工作。盐源县安监局局长白元友原任县人事局副局长,10个月前调任县安监局局长,他说:“和压力大多了!现在不仅是24小时不关机,换电池的时候都担心别人这一分钟找不到我。”

凉山州安监局煤监科科长罗晓斌,自嘲是个光杆司令,科长科员一肩挑。虽然是个小科长,他负责凉山州17个县市的煤监工作。

安全成绩不好看

煤矿出事频率不高,但煤矿事故死亡人数不低,问题根源在于:我省煤矿数量太大。

比起艰苦的工作,让安监部门心里更苦的,是并不好看的安全成绩。今年1月至8月,全省发生煤矿事故144起,死亡176人。煤矿死亡人数和煤矿百万吨死亡率两项指标均在全国排名靠前。

另一方面,四川煤监局执法监督处的黄新军告诉,其实我省单个煤矿平均约5年才出一次事故,这样的频率在全国来说并不高。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每年要对安全生产1000天的煤矿进行表彰,我省不少煤矿榜上有名。

煤矿出事频率不高,但煤矿事故死亡人数不低,问题根源在于:我省煤矿数量太大。据四川煤监局执法监督处处长唐渔海介绍,我省现有1300多个煤矿,90%以上是小煤矿,并且多是年产量6万吨左右的小煤矿。小煤矿由于自身效益有限,在安全生产方面一般投入较少,安全生产方面的管理也存在诸多不足,相对容易发生事故。“山西、内蒙古的煤层厚度基本都在几米,我们这里的煤层一般是几十公分厚。一些小煤矿因为开采空间太低,工人挖煤时连腰都直不起来。”唐渔海说。

减少小煤矿数量,成为我省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。这项工作已经进行多年,我省的煤矿数量也从峰的10000多个缩减为1300多个。现阶段,我省对煤矿生产的要求是:在新开矿井方面严格门槛。我省规定,新开煤矿必须年产量30万吨以上,如果是瓦斯突出的新开矿井,则需要年产量在45万吨以上。其次,对现存矿井的年产量也做一定要求,下一步极有可能关闭一些年产量很低的矿井。

不锈钢垂直斗式提升机
柱状活性炭
东风洒水车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